公司新闻

我们定期发表有关中国人才市场的文章、大数据以及分析报告。还可以了解更多我们的线下活动。也欢迎大家发表评论。

甄智协尔-后疫情时代的用工模式

“从灵活用工到员工共享” 后疫情时代的用工模式


前言

  自2月份开始在全世界流行的新型冠状病毒,不仅仅改变了我们的生活,甚至也改变了我们的工作方式。正如工业化社会的大批量生产创造了大量的工作岗位,信息化社会创造了远程办公,随着时代的发展,人们也改变了工作方式。这次的冠状病毒之祸将给中国的用工方式带来怎样的变化?我们就以“灵活用工”为题给大家做个介绍。

 

将劳动力成本控制在最低限度
利用灵活用工方式调整雇佣人数


以饮料生产商为例,炎热的季节销量上升,寒冷的季节销量下降。像这样,企业的生产量、订单量在一年之中一般都不是固定的。

  到目前为止,我们看到很多企业根据产量的峰值来安排人员,但是如果利用外包和派遣等等的用工方式,可以灵活地调整员工的雇佣人数。

 

【表1】利用灵活用工方式调整员工雇佣人数示例


假设繁忙期的必要人数为2000人,必须确保的最低限度人数为1000人。这种情况下,1000~2000人之间就是可以利用灵活用工方式进行人数调整的部分。

   

  在欧美和日本等国家,这部分的人才是通过派遣和外包来进行调整的。在中国国内,在调整用工人数的时候,会发生设定工资数额、操作社会保险手续、用工退工手续等等的繁琐的人事业务,所以很多时候都是委托外面的人才服务公司来统一处理的。

  受新冠病毒肺炎的影响,市场和消费者的购买欲望正在减少,不得不大幅修改业绩预期的企业接连不断。如果新冠病毒肺炎不能在短期内得到控制的话,大规模的裁员也是企业和员工不得不面对的现实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确保必要的最低限度的人数,充分利用灵活用工方式的同时,配合未来的市场需求增减雇员人数的话,也许能够将劳动力成本控制在最小限度之内。

 

从远程办公到无固定场所办公
工作场所的灵活化

 

  今年春节过后,有很多的企业临时采取了居家办公和远程办公的模式。虽然也有工作效率不高、工作动力难以保持等等的问题,但作为一种新的工作方式在中国也在慢慢地扎下根来。另外,在营业和自由职业者中,也有没有固定的办公室,在咖啡馆和公共空间“闲逛”的人。这种类似于游牧民族生活方式的工作方式,也被称为“游牧工作(Nomad work)”。

 

  这样做的好处是减少了租用固定工作场所的房租成本。中国国内较高的房租成本,是压迫企业收益的重要因素。随着IT技术的发展,现在只要有电脑和网络就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。现在,对于初创企业来说,这样的工作方式是最好的选择。在企业创建之初进行必要的最低限度的投资,当事业开始稳定的时候再寻找固定的办公室。

 

图1】 3种劳动关系

  上图把现在中国国内使用的劳动关系大致分成3种。我们已经说过很多次了,与传统的“一般劳动合同”不同,“非劳动合同”和“非一般劳动合同”的这2种合同已经逐渐在社会中得到认可并被采用。这种劳动关系也被定义为“灵活用工”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的影响,“共享员工”开始备受关注。

 


借用剩余人员
实现员工共享

 

  看了这篇文章的人,可能由于病毒的流行而被迫于“居家待命”或者“居家隔离”。这个时期,大家是怎样获得每天的食粮的呢?连出门都不方便,餐厅也被迫停止营业的情况下,外卖就成为我们不得不依赖的方式。

 “盒马鲜生”是阿里巴巴集团开发的食品外卖专用APP。这里不仅可以点生鲜食品,还可以下单已经做好的饭菜。以“3公里以内、30分钟内送达”这一卖点迅速成长起来。

  对于由于新冠病毒肺炎的影响而不得不在家待命的城市人来说,这个应用程序简直就是“生命线”。订单数比去年春节增加了2倍。至于同类应用软件“每日优鲜”,其销售额也创下了历史新高,达到了去年的3倍。

 

人手不够的送货员从别的餐饮店借用

  由于订单数量的激增,盒马鲜生无法确保送货员。因此诞生了一种新的雇佣形式,这就是“共享员工”。

  简单地说,就是人手不足的公司从人手过剩的公司临时借用员工。北京的盒马鲜生,在“西贝”和“青年公社”等餐饮连锁店之间共享了约2700名员工。在这些餐厅工作的员工,因为餐厅停业而陷入两难的境地。

  共享员工期间,其员工关系留在原公司,社会保险等费用由原公司承担。盒马鲜生方面根据业务量支付工资。订单数量稳定下来,或者餐饮连锁店重新开始营业的时候,再将员工返回原公司。就像足球运动员,临时租借到别的球队一样。

 

 

图2 共享员工的模式


制造业也开始使用“共享员工”
 

  安徽省合肥市的“海尔工业园”,临时雇佣了在市内餐厅工作的服务员,使其作为冰箱的生产工作人员。另外,位于山东威海市的某连锁餐厅,将原本富余的280名员工,借给了食品加工厂。这说明在制造业,“共享员工”的用工模式也逐渐渗透。

 

 

共享员工制度上的缺陷

   实际上,实行共享员工时,可以考虑以下2种方法。


派遣模式
:首先劳务派遣公司与被共享的员工签订劳动合同,将工作地点从派遣方(图2中B公司)变更为将要被派遣的工作地点(图2中A公司)这种情况下,A公司必须具备劳务派遣经营资格。

 

外包模式:如果将要被派往的工作方不具备劳务派遣资格,A公司和B公司可以临时签订外包或者业务承包合同。B公司以服务费的形式向A公司支付相应的报酬。以此作为工资支付给A公司方所属的员工。社会保险费等也由A公司承担。但是,当员工在B公司工作期间发生工伤等问题时,由于员工归属于A公司,所以原则上A公司必须承担责任。

 

  像这样,在发生员工归属和劳动争议时的责任分担等方面,还缺乏足够多的实际案例,存在着灰色地带。

  另外,按照上述的“派遣员工共享”实施的时候,必须遵守“同工同酬”这一中国式派遣的大原则。但是实际上,也有派遣员工的报酬低于本企业所属员工的案例。
  因为本来就是为了“填补空缺”而招来的工作人员,对工作也不熟悉,所以服务质量也难以保证。实际上,盒马生鲜所借来的员工,由于对地理位置不熟悉,也发生过送货延迟的情况。

 

  共享员工是由于新冠疫情而产生的劳动形式,也可以说是共享经济的一种。以共享单车为代表,至今为止中国创造了无数的共享经济。这种共享员工,也显示出急剧高涨的需求。据了解,有些企业已经着手开发共享员工相关的手机应用及平台。

 

  一旦确立了新的商业模式,寻求加入的企业会如雨后春笋般地增多,经过时间的推移有的会被淘汰,最终只留下几家企业。在制度上不完善的部分,也会在运用的过程中逐渐被完善。共享员工是否真正能够被社会接受,或许会在疫情过后就会见分晓。

 

参考資料

●『灵活用工对企业六大价值』-亚太人才服务研究院
●『2億人戻ってこない 人手不足の中国、従業員シェア作戦』―朝日新聞デジタル
●『共享员工模式火了,但有五个问题不能回避』-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网

 

推荐文章

—突发事件来临,灵活用工助企业完美应对【甄智观察】2020年2月